关闭

魏杰:2020年中国经济走势及对策

发布日期:2020-01-07    浏览数:148    分享到:

魏杰:2020年中国经济走势及对策

西北大学EDP中心

本文作者| 魏杰


      著名经济学家魏杰教授在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新年论坛上的主题演讲《2020年中国经济走势及对策》,原文整理如下:


      各位校友,还有新老朋友,非常高兴今天再次回到母校,我离开西北大学到今年为止整整36年,刚才郭校长讲了学科发展我很高兴,母校发展非常之快。1979年到1981年我在我们学校攻读硕士学位的时候,我们学院有招生权利,没有授学位权利,所以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招收第一届申请四个人,当时申请学位的时候是在外校申请,整个西部地区没有一个高校有授经济学硕士学位的权利,所以招的第一届四个人是在武汉大学和河南大学申请学位。第一届的四个人都非常顺利获得了武汉大学和河南大学的硕士学位,说明我们有能力培养硕士学位,西北大学才有了这个学位。回想36年前当时的情况和现在的西北大学确实变化非常之大,我作为母校的一分子非常高兴。今天回母校我希望和在座的校友一起聊点事,一起聊聊2020年,我想谈这样几个问题。

1构造新的开放格局

      2020年是新的开放格局开始启动的一年,未来十年,我估计是中国构建新的开放格局的十年,怎么构造新的开放格局呢?主要做三件事。

第一件事:继续强化优势

      中国的优势就是两个,一个是制造,一个是市场。

第一个优势是制造,

      要强化制造,中国现在号称“世界制造第一大国”,有两个很明显的特点,中国是联合国公布的工业门类最为齐全的国家,而且不少产业产量规模是世界第一,制造大国的特点把中国带到世界舞台中央,发达国家离不开我们,发展中国家也离不开我们。发达国家为什么离不开我们?因为发达国家都在干一件事,都在强调创意经济,创意经济另外一个表达就是“去工业化”,他们搞创意经济结果发现他们创意经济在中国落地,离开中国没有办法落地。当然我们是制造大国不是制造业强国,因此要强化制造优势要从制造大国变成制造强国才行。

      为什么中国不是强国,因为制造上我们有五个短板,一是航空不行,比如大飞机;二是材料不行,比如手机屏;三是数控机床不行;四是医药不行;五是信息的硬件不行,比如芯片。这五条决定中国是制造大国但不是制造强国。

      所以中国现在要把自己转变成制造强国,要举全国力量解决这五个短板。这次我来西安调研实际上一个重要目的之一,就是看这五个短板西安有没有相关企业,因为我们要研究一下未来短板到底需要补多长时间,中国企业到什么程度,这是一个大问题。所以我们强化的第一个就是制造,要把中国从制造大国转向制造强国,要尽快解决这五个短板的问题,这是一个优势叫制造。

第二个优势是市场,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单体市场,人口接近14亿,4亿中产阶级,而中产阶级比例会继续扩大,因此中国的重要优势是最大的单体市场。如果中国把自己的市场变成世界市场的话,所有国家都来搭中国市场的便车,那么其他国家就不可能遏制中国的崛起,因为大家的利益都在中国。所以中国强化市场优势的重要做法就是全方位开放中国市场,让中国成为世界市场大国,开放三大市场。

一是产品市场,全方位开放。

      上海成立永久性的进口贸易博览会,两届博览会总书记亲自到场;4月份宣布海南政策,整个岛成为自贸岛;大量进口产品大幅度降关税,降的比例是50%,这些信号告诉世界我们真要开放中国的产品市场,越开放产品市场,中国供给体系越不断地提高,所以越要继续开放产品市场。

二是开放服务市场。

      服务业市场全方位开放,金融、教育、医疗全部开放。国务院金融办22条开放举措,引入德国世界最著名的保险公司,引入美国运通,金融服务全部开放。教育也一样,2020年大湾区一个重要开放就是放开市场,大湾区要求创办一些新的大学,我们希望海外的好大学在中国办分校,教育准备全方位开放。

三是开放投资市场。

      1月1日起实行新的《外商投资法》,有两个重要特点,一是把外商进入中国的审批制变成负面清单制,过去外商进入中国要经过商务部为首的一系列审批,现在不用了,只要外商进入中国符合负面清单,只需要工商登记,不再搞所谓审批制;二是给外商国民待遇政策,不要求外商转移知识产权、转移技术。这两条实际上说明中国全方位开放投资市场。从现在来看,世界的投资者还是很看好中国的投资市场,因为中国投资市场有五个特点很明显:一是工业门类最为齐全,零部件配套都可以解决,中国投资的话零部件配套国内都可以解决;二是交通运输总体比较方便;三是没有宗教和民族问题;四是社会治安总体比较好;五是没有强大的NGO组织动不动罢工。这些都是外商看好的优势,既然看好我们就可以开放,所以进一步开放投资市场。

第二件事:建立新的贸易和投资体系

       “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就是要构造新的贸易和投资体系。“一带一路”包括世界三大洲两大洋,占世界人口的85%,GDP总量的70%,政策起到了重大作用,现在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是欧盟,第二是东盟,美国降为第三,所以我们不断地去美国化,降低对美国过渡依赖,“一带一路”起着巨大作用。所以估计2020年中国继续强化这一条,构造新的贸易和投资体系,重点是“一带一路”,估计再过十年大家充分认识“一带一路”的战略意义在哪里,将吸纳大量的中国产品和投资,我们将构造一个新的贸易和投资体系。

      国家准备把“一带一路”战略做好,从国家角度来讲主要搞三个服务:一是金融服务,所以成立亚投行,以它为主导带动各个经营机构走向“一带一路”;二是基础建设服务,基础设施搞好企业和产品才可以出去;三是法律服务,中国产品走出去、企业走出去会出现法律纠纷,所以要帮助企业做好法律服务。

第三件事:加快补短板

      这次贸易战我们终于认识到中国短板是什么,中国短板是技术不行,现在既然知道短板就必须补这个短板,要加快速度推动技术转型,这是我们要解决的重大问题,所以推动技术创新将是新开放格局的重要一件事。怎么推动技术创新?基本确定做好三件事。

一是加大技术创新的资金投资。

      技术创新资金是烧钱的行为,没有钱怎么搞经济创新。2019年我们做了两件事,一个是加大财政投入,国家财政带头投向经济创新领域,去年我们投在技术创新领域的资金接近1万亿,而且去年启动了科创板,科创板最大贡献就是把社会资本和技术创新挂钩,打通社会资本进入技术创新领域的通道。估计2020年将继续加大对技术创新资金的投入。国家3月份两会会公布,我估计会远远高于2019年,而且调动整个社会资本进入技术创新领域,要解决资金的问题。

二是解决技术创新的物质基础。

      技术创新不是堆出来的,是大量实验完成的,所以技术创新需要庞大科学装置供给才行,我们叫现代化的实验室。现代化实验室就是一个科学装置非常现代的一个地方,这样才能搞技术创新,要有物质基础。从2017年开始强调新名次“科学城”, 最近批准两大国家战略,一个大湾区,一个长三角,这两大国家战略第一个任务是构建世界一流的科学技术创新中心,像大湾区准备在东莞办一个湾区大学,要把香港大学动员在东莞办分校,深圳要构造两大科学城。所以到大湾区看一个核心内容就是构造科学技术创新中心的问题。

三是调动人的积极性。

      因为科学知识创新积极性调动不起来没有办法搞科学技术创新,整个社会没有人去献身科学技术创新。所以国家最近做了一件大事,修改知识产权制度,凡是参与知识产权创造的人都可以享受到所带来的经济效益,知识产权不再单纯是国家机构的,我判断2020年之后中国将产生第三次造富运动,第一次造富是体制造富,第二次造富是产业造富,2020年以后将是技术造富时代。

22020年要完成的“三大战役”第一个战役:脱贫

      今年正式宣布中国建成小康社会,按照“十九大”战略安排: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35年基本建成现代化、2050年建成现代化强国。今年是第一年,所以脱贫和宣布我们建成小康社会是第一个战役。

第二个战役:生态文明改革

      生态文明改革是2020年重要战役之一,生态文明改革做两件事,一是要解决城市化、工业化中废水、废气、固体垃圾处理的问题。我们正在推动城市化、工业化,城市化面对的废气排放、废水排放、固体垃圾怎么处理,是重要的一件事,这件事要求企业提高排放标准。二是生态环境修复,即大山、大海、大江、大湖、大河的生态环境修复。比如我们对长江一带的开发提出了三公里之内一定不准建工商企业,过去建的企业必须搬迁。

      这就要采取平衡的办法,要求企业提高排放标准,保证生态文明改革完成,但是不能一关了之,要帮助他们提高排放标准,处理好这两个关系,因为很多化工属于材料领域,随便一关我们很多产业就断供了,所以要梳理好这两个关系。

第三个战役:防范金融风险

      防范金融风险仍然是关键的一个战役,这件事几乎和政府、企业、个人都有关系。三个前提是我们必须要顾及的:一是继续化解金融风险,二是2020年仍然是还债高峰期,三是2020年经济下行压力很大。要实现这三个平衡,既能化解金融风险,又能满足还债高峰期要求,又能防止经济下行压力才能解决问题。

      所以2020年金融政策比较特殊。特殊在什么地方呢?2020年我们要做好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保证资金供给的正常,因为资金供给一旦不正常就会使许多企业没有能力还债,出现大量债务危机,债务危机占的比例太高会爆发金融风险甚至金融危机,而且会继续推动经济下行压力。

      所以要做好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保证资金供给正常,怎么样保证资金供给正常,我认为要做好六件事:

一是稳杠杆。稳宏观负债率,稳宏观杠杆率,简称稳杠杆。只有稳杠杆才能既保证资金供应正常,又能防止货币太多继续引爆金融风险,2018、2019年要去杠杆,2020年是稳杠杆,这是有巨大差异的。去杠杆是要还旧债,逼着你还旧债;稳杠杆主要是控制新的负债,重点控制新的负债。所以稳杠杆和去杠杆最大区别在于,去杠杆要还旧债,稳杠杆重点是控制新增负债率,所以新增负债率在2020年受到极大的控制,主要包括三个重点:

1.国有企业。

      国有企业的新增负债率2020年将会收紧,因为国企负债率太高了,所以2020年稳杠杆首先要关注的是国有企业的新增负债率将受到严格控制。这就要做好三件事:第一是国有企业的非主业运营活动的负债将受到严格的控制,国有企业基本已经确立了主业,所以非主业的贷款活动将受到严厉控制。第二是要推动国有企业混改,今年我们提出民营,还要推出国有企业三年改革方案,重点是混改,混改主要做法是让国有企业发展不要再靠借债,要想办法吸纳非国有资本金进入,减少国有企业负债,尤其新增债务的增加。第三是国有企业负债不再刚性兑付,国有企业借的钱以有限责任为主体,过去大家敢借钱,因为刚性兑付,国家会兜底,现在正式宣布不兜底,就是有限责任。

2.地方政府。

      地方政府新增债务2020年将严格控制,主要做法有三条:第一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负债将受到严格控制。第二是将地方政府的提拔和负债率挂钩,干部提拔重要指标是负债率,就是告诉你不能过度借债,借债过高不予提拔,这一条很严厉。第三是开前门堵后门,地方政府可以继续借债,但是必须发债券。

这三条的目的是控制地方政府新增债务的增加,因为地方政府负债率偏高,所以地方政府是2020年控制新债务的一个重点。

3.个人负债率。

      这将是2020年新增债务控制的重点。现在个人负债率上涨太快,主要原因是城市房贷和农村车贷。所以2020年对城市房贷严厉控制,按照“住房不”的原则,刚需没有问题,贷款没有问题,但第二套将严格控制。贷款可以,首付比例将提高,而且银行要审查首付资金的性质,是你的钱还是别人的钱,你的可以,父母的可以,兄弟姐妹的不行,借的钱不行。最近很多房子卖掉了,首付比例交了,结果银行贷款不符合规则,停止房贷。

二是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

      现在全世界央行都在放水,都在宽松,我们要不要跟?我们先不跟,2020年仍然是稳健的货币政策。因为这个政策既能满足还债需要,又能防止经济下行压力,同时不至于爆发新的金融风险,所以2020年仍然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

什么叫稳健的货币政策?

      就是货币的生产和财富生产大致协调,这两件事大致平衡。我们国家有两个数据,一个是反映货币生产率,一个反映财富生产率,货币生产率就是M2增长速度,反映财富的数据就是名义GDP的增长速度,名义GDP速度就是GDP速度+增长率,这两个反映财富生产。所以我们要保证这两个数字大致协调。2020年将基本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如果运行过程中间出现流动性紧张的话,我们可以降准,通过降准的方式实现市场对货币的需要。

三是稳定汇率。

      汇率不稳定本币就不稳定,本币不稳定,资金供给就稳定不了。汇率是由外汇的供求关系决定的。所以一方面稳定外汇需求,另一方面稳定外汇供给,只有二者大致协调,才能实现汇率的稳定,稳住中国外汇需求有三方面:一个是稳住企业海外并购;二是稳住个人海外投资;三是一带一路投资中推进使用人民币。稳外汇供给,中国外汇供给量就是外汇储备量,从目前来看,基本上能满足外汇需求的要求。

      影响中国供给的两个因素:一个是贸易项目,另一个是资本项目,所以中国稳定外汇供给,实际要考虑到资本项目和贸易项目,估计贸易项目顺差可能还处于收紧的状态。所以2020年恐怕在资本项目下,要做更多的事情,可能才能保证外汇供给的正常。

四是稳定股市。

      2020年必须稳定股市,一是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完善上市公司治理,加快退市的推动;二是推动中长期资金进入股市;三是减少行政干预;四是改革,中国股市改革方向实行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审核制变成注册制,那就是改革;五是依法治市。2020年将加大依法治市,信息披露不真实当欺诈罪论处,2020年中国依法治市的第一年,要敬畏法律,全面加重依法治市,提高人民对股市的信任感。

五是规范金融秩序。

      2020年要稳定金融秩序需做好两件事:一是规范新技术进入金融。这几年引起金融秩序混乱主要原因是新技术进入金融,产生许多现象,出现大规模经营秩序混乱,主要是两个技术:第一个是互联网技术。2020年要搞互联网金融公司,必须满足两个前提,一是持有牌照,二是接受监管,没有牌照不能接受监管统统关掉;第二个是区链技术。区块链技术最近炒得很热,区块链对金融贡献很大,但是有一条红线不能踩,任何个人和机构不能搞数字货币平台,央行不断发各种辟谣信息,一再强调区块链技术一个重要红线就是任何个人和组织不能搞数字货币平台。二是推动金融体制改革。现在秩序混乱的重要原因是经营体制有问题,五个短板很明显:一是缺乏资本经营的信用机构,二是缺乏中长期的信用机构,三是缺乏普惠性信用机构,四是没有金融监测机构,五是金融机构公司治理有问题。2020年准备要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解决这五大短板的问题,保证金融秩序的规范。

六是稳定房地产产业。

      为什么谈金融谈到房地产,因为2018年金融出现“两化”倾向,一个叫金融地产化就是大量经营机构把自己募集来的资金都投向房地产产业,比如信托,金融机构都为地产服务。二是地产金融化大量地产公司盖房子不是为了住,是为了盖金融产品,买房子不是为了住而是投资和投机,所以地产盖房子是盖金融资产。这“两化”短缺目标把有限资金吸到房地产产业,影响整个社会的资金供给,而中长期会出现泡沫。房地产正常运作的前提是住房供给不能过分超过刚性需求,一旦超过标志泡沫形成。比如每家五套房,要房子干什么,房子一旦没有居住怎么用投资金融属性,泡沫就形成了。

      2020“一城一策”将要观测四个指标:一是产业指标,这个城市产业增长情况怎么样,是萎缩还是上升。二是人口指标,城市是净流入还是净流出。三是供给产品指标,学校医院供给怎么样,能不能满足需要。四是房地产指标。四大指标必须协调才行,如果产业是上升、人口是上升的、公共产品有巨大供给力,房地产发展很正常,如果没有产业上升、没有人口上升,没有公共产品供给,只有房地产上升就是泡沫。所以“一城一策”根据不同政策决定政策,稳定房地产产业。

      总体来讲,我们今年的三大战役里,和大家有关系的主要是化解金融风险,重点就是所谓的这六件事。

      谢谢大家!

 


下一篇:【产品服务】今日财金——金融政策宣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