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化学大王——皮埃尔·杜邦(Pierre S. du Pont)

发布日期:2019-11-25    浏览数:73    分享到:

​化学大王——皮埃尔·杜邦(Pierre S. du Pont)


      化学大王——皮埃尔·杜邦(Pierre S. du Pont),1870年1月15日出生。

      杜邦家族几代人靠开设火药工厂和化学工厂,靠动荡不安的世界局势和美国国内局势,大发战争财。第五代的皮埃尔·杜邦诞生了。他和带领全家13口人乘帆船来美国的先祖同名同姓。他的父亲拉蒙·杜邦,娶了个犹太姑娘,结婚一年后生下了他。他是父亲的长子。


引“远水”解“近渴”

      南北战争前夕,人们都在准备为这场战争作出最大的奉献和牺牲。杜邦家族移民美国后,一直和政界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关系。战争在即,白兰地河畔的火药制造厂更是一片繁忙景象。家族的第三任总裁亨利•杜邦曾在陆军服役,退役后回到白兰地。他被誉为“天生的企业家”,领导家族长达 39年之久。


      战争一旦爆发,火药便会成为仅次于粮食的第二市场需要,而且市场需求会随着战争的激烈而逐步扩大。制造火药需要大量的粗硝石,亨利有先见之明,在很早之前便开始派人去各地采购,白兰地河畔的小山坡上堆满了硝石。杜邦家族是北军火药的主要供应商。那时候,无论战火在哪里燃烧,运送火药的军车都会在白兰地河畔的简易公路上日夜奔忙。


      战争对火药的消耗是惊人的,几个月后,美国国内已不可能再买到硝石了,各地的生产者均已停产。没有硝石,杜邦家族会失去财源,信誉也会毁于一旦。这时,从法国巴黎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英国和法国有大量的粗硝石,而且没有出现捷足先登的采购商。亨利制定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从国外采购硝石供应国内的战争。远程运输原料,引“远水”解“近渴”本是企业经营的大忌,但战争将这一切都改变了。为了这个计划,亨利派侄子拉蒙秘密前往华盛顿求见军界要人,很快,拉蒙带着秘密使命去了法国的巴黎和英国的伦敦。此时,南北战争已进行了 7个月,白兰地河畔的硝石原料仅够工厂生产一个星期。


      杜邦公司在伦敦有许多贸易伙伴、火药代理商。拉蒙到达伦敦后,立即动员他们买下全英所有库存的硝石原料,总计 2万余桶。此时,一艘货轮正由加尔各答驶往伦敦,船上载有 335万磅粗硝石。拉蒙将这未到口岸的硝石也全部买下。硝石装了满满 4艘大船,总计花费货款 300万元。货船全部停在泰晤士河码头,随时等待出港。出发的日期到了,拉蒙却被告知英国政府禁止这批货船出发。亨利日夜兼程往来于华盛顿和英国政府之间,经多方交涉,终于达成了运回硝石的协议。1862年 1月 1日,拉蒙•杜邦乘船从纽约港出发去英国运回他所购买的全部硝石,同船的竟还有两位南军派去购买军火的人,但他们已晚了整整一周。


      运回的硝石全部制成火药奉献给美国南北战争。杜邦公司也由此获得了数以万计的财富,火药制造商获得了向化学大王蜕变的巨大物质基础。

不战而屈人之兵

      在美国特拉华州的白兰地河畔,有一片草木浓郁、绿意盎然的豪华宅邪,这儿是化学巨子杜邦家族的大本营。高大的建筑物上分别标志着杜邦家族的家长姓名、杜邦研究所、杜邦学校、杜邦俱乐部。这个移民美国已历五代的化学家族此时正遭遇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深刻危机:家族集团的第四任总裁犹仁突然病逝。犹仁死于肺炎。由于死得很突然,既没有培养合适的总裁接班人,也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因此,杜邦家族一片混乱。


      家族危机日夜困扰着一个远在肯塔基的杜邦后裔——皮艾尔•杜邦。他此时年仅 32岁,正在经营电车公司,生意兴隆。皮艾尔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致力化学研究,获得过两项专利,曾为家族的火药生产作出过巨大贡献。但在几年前公司进行改革时,皮艾尔却被排斥在家族继承权之外,没有获得任何股份,皮艾尔愤怒地辞职而去,自闯天下。虽然离开了白兰地,皮艾尔的心却时刻都在关注着家族的变化,白兰地河畔的火药制造工厂渗透了他父子两代人的心血。工厂的中心化学实验室则是皮艾尔亲手创建的。为了制成黑色火药,打破欧洲对美国火药市场的垄断,皮艾尔在那个化学天地里度过了无数不眠之夜。皮艾尔与留在白兰地家族的堂兄阿尔弗莱德一直保持着非常亲密的关系,无论他走到哪里,这位堂兄都会把家族集团的经营状况随时告诉他。1902年的一个深夜,阿尔弗莱德从纽约给皮艾尔打来长途电话,要他立即和另一位兄弟科里赶往纽约。因为犹仁死了!


      在纽约的一个旅馆里,杜邦家族正在召开秘密会议,讨论继任总裁的人选,但争论几天仍然没有结果。家族现任副职的高级管理人员中,要么年老力衰不堪重任,要么能力低下不善经营,要么无意于化工业,只想把持有的股份兑换成现金。几天争执之后,得出令人悲哀的结论,全部出卖杜邦家族的化工产业!听到阿尔弗莱德愉偷送出来的消息,皮艾尔和科里愤怒得咬牙切齿,怎样才能挽救家族集团的灭顶之灾呢?他们中只有一票表决权,无法阻止出卖计划,那么唯一的选择只能是在消息没有外传之前,捷足先登,抢先买下所有股份,使公司改变经营者而社邦姓氏依旧。然而,收买又谈何容易!皮艾尔和科里的电车公司虽然生意兴隆,但和杜邦家族的资产简直无法相比,那一笔数额巨大的评估资金对于他们几乎是一个天文数字。智力超群的化学家皮艾尔和两位堂兄一起制定了令人膛目结舌的收买计划。


      家族会议的最后表决时刻到了,待其他股东先后表示了拥护出卖计划的意见后,阿尔弗莱德才胸有成竹地说:“我决定一个人买下公司。”几位股东惊异之后很快便开始轻蔑与嘲笑,阿尔弗莱德只拥有公司 10%的股份,他们想象不出他能从哪里弄到这笔巨款。阿尔弗莱德冷冷地看着嘲笑他的人,不紧不慢地说出他的计划。公司资产评估为 1200万,阿尔弗莱德说他愿意再加上 800万,使资本增至 2000万,然后以银行利息对各位股东立下借据,分期偿还。这个提案很有诱惑力。股东们都很清楚,当时正值经济不景气,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付出这样一笔巨款,甚至银行也在接连倒闭。收买协议达成后,阿尔弗莱德对各位股东说出皮艾尔和科里。三位堂兄弟没有动用任何资金,戏剧性地解除了原有股东的全部权力,挽救了家族的危机。


      皮艾尔重新回到白兰地河畔。经过夜以继日的资产清理和帐目分析,他发现公司的实际资产评估应为 3000万,比他们原先的估计还要高得多。1902年 12月,整顿后的杜邦公司总部迁入威明顿,并举行了规模宏大的庆祝会。庆祝会上高朋满座,灯火辉煌。皮艾尔任公司的财务副总裁,以后又连续实施了几次大的收买计划,使杜邦公司在火药市场上的占有率达到 75%。1915年,皮艾尔任公司第 6任总裁。人们用蛛网来比喻他的管理才能,在他温和的微笑后面,是细而柔韧的蛛丝,让对手在不知不觉中动弹不得。

辐射式经营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潜艇“德却兰得”号在巴尔的摩港靠岸后受到了美国人民的热烈欢迎。威明顿各报以显著标题报道德国潜艇受欢迎的原因:德国潜水艇带来了 1000吨染料和药品。德国潜艇艇长还发表了一段公开讲话:“我们带了一批德国造的染料来到这里,送给美国人民,以后我们还要继续运来。”潜艇在巴尔的摩用染料和药品换取了美国的镍和生橡胶后,很快就回国去了。另有一则秘密电文,提到美国的染料库存所剩无几,一旦德国停止对美国输出染料,美国将有 400万人无事可干。
      作为公司总裁的皮艾尔自然异常敏感地关注着那只德国潜艇,同时又从另外的途径获知了那份关于染料的电文。他对一起看报的艾乐说:“潜艇送染料来美国应该是最后一次了。”艾尔是他的三弟,是杜邦家族的第一个博士。化学染料的生产历来为欧洲各国所垄断,美国仅有两三家化学工业公司正准备研制生产,市场对化学染料的需求量非常之大。由于染料的落后,参战的美军绿色咔叽军服变成了灰色,星条旗上的星也一片猩红。


      皮艾尔清醒地感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很快就会结束,以火药生产发迹的杜邦公司在战后必然不景气。为此,皮艾尔向公司董事会提交了“战后转换战略”。


      这个战略的根本点就是抑制火药生产,全方位开发与人民生活贴近的化工产品,实施化学工业的辐射式经营。这个战略的第一个瞄准点自然是引人注目的梁料工业。这是个与火药完全不同的行业,需要长期的投资和技术开发研究,富有极大的冒险性。皮艾尔制定了两个实施计划:一、专门拔出 60万美元研究开发化学染料。艾乐为这个计划的实施从各大学至少招募了 100名以上的专门人才;其二是收买一些美国染料公司和有关的技术专利。


      1917年,新泽西州建起了一座庞大的社邦染料工厂。德国战败后,美国又没收了德国 4000件专利提供给美国企业界,杜邦公司自然是最大的受惠者。由化学染料开始的产品战略转移逐步全面展开:比天然橡胶更富有耐性和弹性的人造橡胶;能在很短时间里干燥,而且表面不会有裂痕,用途极为广泛的杜邦亮漆;利用化学加工后的纸浆产生的再生纤维;改变食品保存法的玻璃纸..1938年 9月 21日,对于杜邦公司来说,是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完全由化学合成的新丝——尼龙,终于从实验室走向了市场。杜邦公司一直致力于将物理学家、化学家的研究成果向实用方向发展。杜邦公司终于走完了产品战略转移这一步,由火药制造商转而成为化学集团公司,成为一棵世界化学工业的巨树。



上一篇:钢铁大王——安德鲁·卡内基(Andrew Carn 下一篇:世界旅馆业大王——唐拉德•尼科逊•希尔顿